沿着铁轨去北方流浪的梦想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沿着铁轨去北方流浪的梦想

2016-12-29 14:59

 
经常做一些流浪的梦。梦里的我,在不同年代,不同背景下流浪。一个人流浪。
那种流浪的心情,是寂寞的,是自由的,淡淡忧愁但却带着一丝对未来期待的感觉。
每次醒来后发现自己踏踏实实的睡在家里安全的床上,放心之余却又带着失望。我安分、恋家的外表下藏掖着一颗害怕安定的心。上面谈到的那种寂寞的、自由的、淡淡忧愁夹杂期待的感觉,其实是我四年大学的感觉。这也许是至今还念念不忘大学的原因。
总说好男儿志在四方,然而我却只能安全的选择回家。有点不打全垒打而选择安打的保守,虽然能得分但却不完美。当然不打全垒打也许是因为我的臂力不够,然而我身上那个奇迹光环告诉我,我过去的种种经历告诉我,我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,我总是能凭借毅力和运气做出一些别人认为不可能的成绩,却也总能得到让别人大跌眼镜的失败。
总之,不回家的话有千千万万种可能,回家的话却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一种种确定。
我还经常做飞翔的梦。梦见自己飞起来的人渴望自由。我必须承认自己至今还是很害怕确定,很害怕生活陷入一成不变的泥沼。于是我总告诉自己我想怎么样怎么样,我还能怎么样怎么样。然而,当我快进入而立之年这个大关时,我却发现自己只能在睡梦中流浪,只能在睡梦中飞翔。
有时候,我会梦见自己在抗日战争时期的某一个阳光明媚的夏午醒来,身处一间民国时期建筑风格的楼层里,做一个国民政府的情报员。窗外呼啸着日本人的战斗机,然后我望着满城的瓦片屋顶在感受着夏天的风,白云很大片的垂挂在钟楼那边。这个梦无关国家兴亡,也不是匹夫有责,我只是在享受那种舒服的吹风的感觉,只是在感受那种不安定的刺激生活。
有时候,我还会梦见惶恐的奔跑在躲避食尸鬼袭击的人潮中,阿尔萨斯和吉安娜在人潮身后战斗拖住不死族,让人们可以逃跑。这个梦里我只是一个很平凡的手无寸铁的担心受怕的小人物,景色 恶劣昏天暗地的,满大街都是怪物憎恶的尸臭。但这样的魔幻世界充满了意外和刺激,那个巫妖只要发一个魔法,随时就有十几二十人皮肉融化,变成骷髅,那个圣骑士只要虔诚的念上几句,骷髅又能马上复活成人类。那样惶恐的奔跑着,但我还是觉得很满足的。附带一句,这个梦里,现实中的好朋友黄楷玲是一个巫妖。
然而我还会做一些武侠小说世界的梦,比如我曾经梦见过郭靖和黄蓉在桃花岛误会后那些引人心疼的情节,郭靖木讷而又固执的认定黄药师就是仇人,黄蓉大概能推理出事情经过却只能紧锁眉头,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,我只是茶店里的店小二不能安慰黄蓉,也不能痛骂郭靖,只能问一声客官要几斤牛肉几斤桂花陈。 
做过一个最最惬意的梦是小学那个学校空无一人,清水倒映着天空一直漫到三楼的位置,我无忧无虑在学校里游泳,花儿鱼儿在我身旁飘过,学校每一个角落的细节都一清二楚,仿佛我昨天刚离开学校一样。其实我毕业已经15年了。
 
希望,总是有的,梦,总是能做的。然而,沿着铁轨去北方流浪的梦想,请不要再提,因为我们都已经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