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发生了某件奇迹的标志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世界发生了某件奇迹的标志

2016-12-29 15:00

 
梦里书馆
我是个喜欢做梦的人。与别人不同,当我梦醒以后,我总会觉得很舒适,精神抖擞的。做梦,代表我睡得深沉,睡眠质量特别好。
我做过很多很多梦——在夜里,这些梦内容丰富,从不重复,但有一些场景是固定的。这些固定的场景,有些是现实中我去过的,有些却是我现实中没看过的。
 
我经常在梦里,造访一个奇怪的图书馆,这个图书馆比较老旧,是一间木质的多层建筑,屋里没什么装饰,每隔几个书橱,就有一扇漂亮的玻璃窗户,是那种教堂那种彩色玻璃窗户。陈旧的一排又一排书橱,没规则的散落在各个回廊,各个楼梯口,书橱上堆彻着各种厚重的书本。每一层楼都有数不尽的形式各异的门,有木质的,有铁制的,有华丽的,有简陋的,有的锁着,有的开着,有的半掩着。
管理员从来没出现,但我知道他是一只优雅的猫头鹰,他经常一边喝着咖啡,一边假装看着手中的书。人家问他看的是什么书,他会微笑着推了推眼镜,告诉人家他看的不是书,而是寂寞。
“那您喝的,也不是咖啡,而是寂寞咯?”实习管理员小兔子问他。
“不,咖啡就是咖啡,不是别的。”猫头鹰先生认真的回答。
 
实习管理员每次出现时都带着一大串钥匙,她告诉我这些钥匙能与图书馆里每一扇门对得上号,但由于她得了红眼病,所以看不见钥匙上只有管理员才能认得出的符号。
小兔子眨了眨眼睛,说:“猫头鹰先生说,每本书诉说的,都只是寂寞而已。没有寂寞,作家们写不出那些深入骨髓的文字。”
小白兔蹦蹦跳跳的走了,她的任务繁多,书要打理,门也要维护。
 
图书馆,通常是冷冷清清的。小鼬鼠说他能辨认出地上的脚印。我问他地上脚印有那么多吗?
他那黑溜溜的眼珠转了转,说:“作为一个教师,你的图书馆里,布满各种伟人的脚印。特别是在18到20层。但是,在我们现在身处这层楼上下,少得很。除了你自己的,就是另外一个人的。”
我假装很奇怪,因为我知道,她也知道,她只是悄悄的来,悄悄的去。但是,我没有鼬鼠先生那样的眼睛,我抓不到一点证据,证实有那么一个人曾经来过。
鼬鼠先生还说,她的脚印从很多个门里出来。我明白,不同记忆的她,都曾经确切的来过这里。
也许我随便打开一扇门,都能找到门后世界的那个她。
但是我不能。
如果时间不存在,我可以一直这样的想念着她,任由她的脚印在这个图书馆里纷纷踏踏,那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
鼬鼠啃了一口奶酪,说,人在梦里,是不受时间限制的。他在这个地方住了三十年,对这个地方非常熟悉。
我说我知道啊。
 
也许,有一天,我会在某个回廊捡到她遗下的雨伞,或者在某个书橱上发现她夹在书里的书签。那也许是图书馆外那个现实世界发生了某件奇迹的标志。“梦和现实一直都有所联系的嘛”猫头鹰先生在未知的楼层,大声对我说着。
我幸福的微笑着,把手里的书放回书橱,听到了一阵铃声响彻回廊,天亮了吧?我准备回去了。。